你的位置:主页 > 漫画新闻 >

漫画往事漫出味

2020-05-19 22:24      点击:

  顾名思义,漫者,漫然也;画者,刻画也;漫画者,漫然刻画也。从浅表看,漫画是笑的艺术,但仅仅把漫画理解成笑的艺术,则未免失之肤浅片面。有人曾把漫画喻为绘画、哲学和文学的混血儿,认为漫画既有绘画特征又兼具哲学和文学内涵,是集绘画、哲学和文学为一体的“交叉美学”“边缘艺术”。其释义虽有调侃之意,却也道出了漫画的本质特性。纵观漫画历史的发展轨迹,无论是大到政治题材的讽刺漫画,还是小到生活题材的幽默漫画,从匕首投枪到孤高奇崛,皆具引人开怀、发人深思、启人心智等多重功能,蕴含着时代风尚,始终是社会的体温计。可以说,漫画是人类智慧的结晶,凝聚着人类文明的精粹。

  初识一丁,感受最深的便是他常常发髻飘逸,身着中襟对褂,脚蹬圆口布鞋,肩跨相机兼手机,喝酒豪爽,品茶有味,言谈娓娓,浑身上下散逸的率真、随性和自然,这分明就是巴蜀民众眼里资格的散仙。散仙亦可称为半仙,其形象本身极具漫画特质,他们大多不拘一格,外散内聚,从容达观,机敏谐趣,雅中携俗,俗中藏雅,他们到哪儿,欢喜就在那儿落地生辉;他们信奉我散故我在,我仙故我存,如尚动之水,随物赋形,流贯其中,在方为方,在圆为圆,满满的地域自豪,文化自信。这大概是得益于水文化的滋养吧。水是生命之源,也是巴蜀民众的生存之本,水文化是巴蜀文化的核心。自打都江堰竣工伊始,一改成都平原“夏日消溶,江河横溢,人或为鱼鳖”之惨状,使之成为“水旱从人,不知饥馑,时无荒年,谓之天府”。至此,水在巴蜀治水中开始了千古流觞,在自然流淌时,它纵横捭阖,滋润沃野,造就了“扬一益二”的繁侈;在文化流淌中,它海纳百川,厚德载物,默默孕育积淀着巴蜀文化;在文明流淌里,它人、地、水和合相生相伴,丰厚和构建着“天人合一”巴蜀文明乃至中华文明。不记得是哪位名人曾说过:“有了它(都江堰),旱涝无常的四川平原成了天府之国。每当我们民族有了重大灾难,天府之国总是沉着地提供庇护和濡养。因此,可以说,它永久性地灌溉了中华民族。”

  一盆巴山蜀水、万卷天府之国显示出蜀国多仙山、众山邈难匹的神秘、神奇、神妙。吾以为,巴蜀民众以水流众漫无声的耐性,对日常生活很仔细,很讲究,很挑剔,快节奏慢生活就是悠闲安逸的现实演绎;其精神世界追求的和而不同,以整体包容个体,以个体共享主体,在矛盾中寻找统一,修身养性处世之道,就是包容共享的真实写照,这本身就是一幅幅历史和现实场景中的图像文学(漫画另一种称谓),漫画简约、瞬间、片段、场景则适宜表现巴蜀民众的现实生活、意志情绪、精神世界。自幼生于斯长于斯的一丁浸润着巴蜀大地的文化滋养,流淌着巴山蜀水的隽秀清迥,对这方热土爱深深、情切切。他幼年便对绘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练就了扎实的“童子功”,表现出过人的禀赋。多年的海军生涯历练了他顽强向上、创新求变的内在品格,电影文宣、艺术教育、专美编辑等多岗位的阅历积淀了丰厚的艺术功底和人文底蕴,在多个相关艺术领域斩获奖项无数。

  一丁的漫画多善取巴蜀民众日常生活场景,或人情世故,或动人情趣,或自然风貌,散发着浓浓的生活气息,具有雅俗共赏、老少皆宜的特点。常以单幅形式出现,其风格简易朴实、意境隽永含蓄,笔调简洁而流畅,巧用变形、比拟、象征的方法,构成幽默、诙谐、机趣的画面,以达到讽刺、自嘲或颂扬的效果。颇有些丰子恺的遗风,黄永玉之意蕴,是不可多见的艺术佳品。此外,一丁旅足多远,涉猎多样,学养深厚,他在谈“漫“说”“画”曾言道:在绘画艺术的餐桌上,漫画似乎可以充当一碟开胃菜,或是下桌前的“泡菜”,却始终入不了“正菜”,也终究成不了“当家菜“或“盖面菜”。这有点像正剧与大片江湖中的“丑角”,坐不了主角,当不了配角,却又不可或缺。回到餐桌上,顶多像佐料瓶中的盐。盐的美妙就在这多不得还少不得:少则无味,多则废菜。盐,价廉且无色相;有点像戏剧中的“哑剧”,靠肢体语言混饭,靠诙谐和幽默拉客,只可“意会”不可“言传”;其语境语意尽在简约中,故而多了一份“天真”“稚气”“拙趣”与“漫味”。“泡菜”要泡到位贵在恰如其分,漫画要漫出味贵在浓缩与搭配。此番高识,水文化浸泡,无为而无不为,柔弱活灵,以柔克刚,不偏不倚,好比高人之明察,君子之包容。我深以为然。

  静品茗茶之际,细阅《蜀味半仙集》。一幅幅漫画简洁朴素、形漫神聚、耐人咂摸、回味无穷,对人物细节的勾勒和刻画,铭刻着时代的烙印和巴蜀文化包容含蓄的特质。他对人物主体进行艺术加工和刻画,以幽默滑稽谐趣的形态出现。他融合了“点子派”与“技法派”之优长,“违而不犯,和而不同”(孙过庭《书谱》),在构思精巧、勾勒简洁、笔法细腻的简笔画中,综合了艺术精、刻画巧、叙事强三大特点。《老烟根》表现一位较富态的老汉儿,在折叠马架子上悠闲地“葛优式躺”,耳挂墨丝眼镜,闭目养神,思索星空;右手五指奓开掌倒一支老烟根儿,嘴里吧唧吧唧,吸呼间吞云吐雾,烟飘屋外;左手抚按翘起的右腿,时不时地在磕膝头儿上敲一下,饱食终日、有所用心、活灵活现的半仙形象,就现在而今眼目下了。配上打油语言,妙趣横生,契合当下自媒体传播所需要的气质。这幅表情包,复盘重温,总有新的笑点和感动被发掘。社交网络已成为人际交往最主要载体,快乐和消遣是一种最普遍的情感需求,老烟根这类“表情包”正在不动声色地吸引着本地民众乃至天南海北的人们,也成为对抗现实疲惫的方式之一,大众情绪的解压阀和突破口。《品茶知渔》在“漫步登竹楼,江水向东流”的画面下,呈现出“老朽”品茶凝视“鱼鹰站船头”的超脱,有盐有味;《大前门耳朵》以独具成都特色的非遗文化为切入点,再现了老成都人特有的生活方式……画中既隐含着出世的超然之意,又浸润入世的眷眷之心,是那种让人感动的平凡,令人回味的感叹。流畅的线条和诙谐的画面,勾勒出芸芸众生的社会百态,质朴的诗意、清逸的境界跃然纸上,这是想象的丰富、情绪的抒写、理性的张扬。漫画既通过简洁的画面表达出明确的主题,又体现他敏捷的思维和哲学的理念,散怀任情、脱尘去俗,细致入微的描绘强化了视觉艺术效果,不时营造出一种非现实的虚拟场景,引起人们的欣赏趣味,一幅画呈现一段往事,一幅画勾勒一片真情,一幅画描绘一个年代,一幅画体味一种人生也就顺理成章了,一丁扎实的功底可见一斑。

  晓看红湿处,花重锦官城。改变人们生存方式的两大主导精神——技术理性和人本精神,把人从自在自发的生存状态提升到自由自觉的和创造性的生存状态,逐步培养起非日常生活主体的创造性和主体精神。虽然,巴蜀民众的日常生产、日常消费、日常交往以及日常思维活动也都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,即人的生存方式随着社会生活的变迁而改变。但民众在文化心理和思维定势上特有的浪漫奇特、仰望星空、富于梦幻的思维传统,从三星堆人的奇特想象,到李白、苏轼的豪放与梦幻,到郭沫若的泛神与浪漫,再到今天巴蜀众多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神韵,心灵世界无不拥有无尽的意象。正是这些深厚的文化积淀作为养料,一幅幅“人像”“心相”“神像”通过一丁的笔触和线条得以更加灵动,一种新的画风和多种艺术形式的转换在他的思绪中喷薄而出。巴蜀民众多样喜怒哀乐的“生活流”,经他的漫画演变为“艺术流”,继而成为独特的文化“现象流”,这都使一丁的漫画神气高清,发散出气韵生动的艺术生命力。

 网站地图